<cite id="fjl1b"><video id="fjl1b"><menuitem id="fjl1b"></menuitem></video></cite><menuitem id="fjl1b"><strike id="fjl1b"></strike></menuitem>
<menuitem id="fjl1b"></menuitem>
<var id="fjl1b"></var><var id="fjl1b"><video id="fjl1b"><menuitem id="fjl1b"></menuitem></video></var>
<var id="fjl1b"></var>
<cite id="fjl1b"><strike id="fjl1b"></strike></cite>
<var id="fjl1b"></var><var id="fjl1b"></var>
<var id="fjl1b"></var>

沿著一部筆記“上山”,找尋人生中的一片山林

2019-11-12 18:57:03

軟銀支付 http://www.ruanyizf.com/

原標題:沿著一部筆記“上山”,找尋人生中的一片山林

原創:塵軒文學報

文丨塵軒

當讀盡興,我似乎覺得自己也身處長白山,甚至是用自己的鏡頭對準了他所面對的一切景象。林間露水與冰雪在稀薄的日光下發著亮晶晶的光,在文字構建的世界里被碰落時浸入大地的聲音很清晰,這是對自然生命的禮贊。

最后一期《山林筆記》編罄,作為該文責編,我感慨頗多。自2017年10月至今,我有幸成為它一字不落的讀者。作為編者,也作為讀者,實乃幸事。人生有趣,既有錯過,也有相遇,錯過一位作家,卻遇見他極為重要的一部作品,在由此形成的門縫里,我窺見了文學的光,這是文學與時光對我的雙重眷顧。

閱讀《山林筆記》時,作家胡冬林的身影一直在我腦中的山林里走動,在那或緩或急的喘息聲中,潛藏著他的喜悅與憂慮,為自然而喜也為自然而憂。當然,那喘息聲中,還含有些許的憤怒,對偷獵者的憤怒,對盜伐者的憤怒……括雀、貍、熊、鹿、狍、豬等在內的動物皆在距他不遠的林中覓食、豎耳、奔跑,林葉遮住彼此的身形,在各自區域活動,既尋找,也避讓,互不相擾。

胡冬林

當讀盡興,我似乎覺得自己也身處長白山,甚至是用自己的鏡頭對準了他所面對的一切景象。林間露水與冰雪在稀薄的日光下發著亮晶晶的光,在文字構建的世界里被碰落時浸入大地的聲音很清晰,這是對自然生命的禮贊。所有林間的聲音構成了長白山森林交響樂,而作家胡冬林則是這交響樂演奏時的總指揮,或者說,他本人的聲音也參與其中,成為唱和的部分。

長白山好似一架梯,作家胡冬林在這梯上爬上爬下,他所看到的人與動物既相交也割裂的世界是形成呼應的,有一種比照,形成一道傷口,得以窺見人類的貪婪與無知。

我從未感覺到這樣一個人的離開,尤其讀到周曉楓、李江樹、黑鶴、邱華棟、葉廣芩、張守仁、徐敬亞、彭程、任白、馬季、陸梅、張洪波、東珠、張好好、高君、劉慶、喬邁等作家為胡冬林撰寫的印象記時,這種感覺尤為強烈。我似乎覺得自己是和作家胡冬林一起上山的,哪怕不見任何動物,光是往那兒一站,被林間的風吹一吹,被葉間團著的鳥鳴安撫一會兒,被葉間灑落的光點鍍亮,也好。所以,當讀到胡夏林老師寫的結語時,我還帶著傷感,還帶著半睡半醒時的一種迷蒙,我是被怎樣的現實拽回來的?如果不刻意提醒,我甚至覺得作家本人還活著,還源源不斷地為我們遞來后續的《山林筆記》。

作品活著,作家就活著?!渡搅止P記》應該算是“尚未完成”的一部書,胡冬林在動筆時,后面所要記錄的事及創作構思皆形成一種“未知”,這是為全書埋下的最大的伏筆。但即便他活著,這“筆記”又何時能終結?文學從來都是留有遺憾的,于作家本人而言也是,不是有意而為之的“殘缺”,又何嘗不是一種延伸想象的“完整”!

我去過長白山,也在閱讀中和他“一起上山”,我深知即便我走到他曾熱愛的地方,眼中所見也絕非是他溫熱文字所升華出的林間景象。因為人與人的感知并不相同,他在林中行走,他的五感與旁人有別。他對那片山林的熟悉,促成他把長白山視作自己的另一個“家園”,他是主,我是客,光是基于這一點,感受又怎么能相同呢?而恰好是這“不同”形成了文本存在的意義。

他常在心湖將《山林筆記》與《瓦爾登湖》等自然文學經典相映照,我深感有相似精神海拔與共同追求的人一同站在這世界上就吾道不孤,即便那個人正身在一個我們未知的地方。其實,《山林筆記》已形成他的特殊性,這并非是一次簡單記錄,而是將文學當作種子撒在山林及讀者心田,之所以不叫“日記”而叫“筆記”,我想這里面更看重思考的深意。

編《山林筆記》是我編輯生涯里一項重要的工作。我正在構思一幅巨幅的油畫作品《鳥天堂》向冬林老師致敬。在此也向胡夏林老師致敬,是她兩年多來如此艱辛地整理手稿,才讓《山林筆記》書稿得以面世;向宗仁發老師及他主編的《作家》致敬,向編輯部的同事們致敬,在如此長的時間跨度里完成對全書60萬字的連載是尤為難得的,在《作家》這個平臺,生長出了作家胡冬林的又一片“文學山林”。

洪波先生曾囑我勤作編輯手記,這習慣能形成否?我答不上來。這些編輯手記大都在我心里,說又說不透,寫又寫不全,似乎缺少駕馭它的本事。對于編輯手記,我或許缺少了一個“上山”的勁頭。我把我的時間分成四塊,一塊交給編輯工作,一塊交給繪畫,一塊交給詩,一塊交給我的朋友、家人、學生,這是一種看似碎裂的狀態,但這狀態卻是我一生都不愿縫合的。由這種“碎裂”,我才真正活出了自己的“模樣”,才讓我也有一片自己的山林。

從《山林筆記》出發,打今兒起我也要風雨不誤地登我人生的“大山”。對作家胡冬林最好的紀念,我認為是閱讀。閱讀他的書,沿著他的筆記,和他一起“上山”。

專欄《自然筆記》選讀

文/胡東林

選自《文學報》2015年4月16日

“曠野有眼,森林有耳。我將保持緘默,只看,只聽?!边@是藝術家進入荒野的態度,我們普通人呢?

我們生命的腳步太匆忙太凌亂,大部分人已遠離荒野,忘記森林,喪失了天人合一的至高感受。

荒野最有力最壯麗的一筆是創造出形形色色的野生動物,它們是荒野的生靈,也是荒野的主人。

帶著好奇、探究、尊崇之心進入荒野,雁群飛過頭頂,蘑菇拱起落葉,野兔倏忽而過,秋花燦爛開放。田野寧靜,空氣明澈,荒野立刻以它的野性之美包裹了你。再深入進去,會得到與馬鹿遙遙對視的驚喜,領教松鼠搬松塔砸人的手段,遭受黑熊打響鼻恫嚇的恐懼,找到學鳥叫與鳥應答的快樂,聆聽山溪流過石灘的娓娓述說。更深入進去,你將盡量抹去人的習性,安靜地融入巖石草木之中,讓自己成為荒野的一部分,讓野生動物把你當成和平的同類,你會目睹野生世界發生的奇跡,那才是你真正難忘的經歷。

經歷過這樣三部曲,你的命運會產生轉折,從此站在荒野一邊,視野生動物為兄弟姐妹。從此了解我們自身的起源、呼吸的空氣、飲用的水源、種糧的土地、采挖的石油礦產皆從荒野中來,荒野是地球生態系統的根基。

有這樣一段荒野往事:一個老到的捕貂人在冰河上巧妙地鑿出一個捕貂陷阱。那是一個一米多深、上細下粗的紡錘形狹長冰洞,里面放進一把干草和一只活老鼠。紫貂夜間踏冰覓食,嗅到老鼠氣味,鉆進冰洞捕食,卻再也無法從又高又細又滑的洞里爬出來。第二天早上獵人把戴著手套的手硬生生擠進冰里,抻長胳膊要揪出紫貂。兇猛的紫貂鉆進獵人掌中,齜出利齒狠狠咬住虎口,死不松口。獵人忍痛掐住紫貂,發力往外猛拔胳膊。但是由于手中握貂,洞頸過于狹窄,手臂被死死卡在冰洞里。中午陽光大盛,河冰表面化凍,他半邊身體泡在水里。下午開始上凍,他被牢牢凍在冰河上,慢慢死去……

這是往昔的荒野,一片獎懲分明法力無邊的神奇土地。

如今的荒野變成什么樣子了?

再講一個荒野的故事:二十年前,在長白山海拔千米的針葉林深處,一個老獵手在距地面1.5米處砍倒一棵落葉松。他事先算準樹倒的方向,使倒樹準確地架在十多米開外的另一個大樹樁上,把整棵樹離地五公尺橫架在空中。他這么干有個緣由,等三十年后,這棵倒木上將長出一種寄生植物叫長松蘿,獐子(原麝)最喜歡吃松蘿。那時自己的小孫子長大了,可以在這棵倒木上下套子套獐子。然而,由于過度獵殺,三十年不到,長白山的獐子已經絕跡。同時由于氣候變暖,森林過度干燥,松蘿正在大面積消失……

這是如今的荒野,一片十分脆弱危機不斷正在消失的土地。

地球上的荒野遭遇了空前的危機,地球早已不是原來那個自然資源取之不盡的地球。極地冰蓋和陸地冰川融化,干旱和沙漠化加劇。森林砍伐和破壞植被面積擴大,河流與空氣污染嚴重。石油資源枯竭和生物燃料激增,海平面迅速上升,海洋吸收大氣中的碳元素出現更高的酸性。暴雨和洪水等各種極端天氣頻繁出現,瀕危動植物物種滅絕速度加快,二氧化碳排放量加速,氣候變暖成為地球生態的最大威脅……

多看看荒野,多談談荒野,多去去荒野,為荒野的存在做一些我們力所能及的事,哪怕是一件小事;為荒野的存在改變我們的某些浪費的不良習慣,哪怕是一個小習慣;為荒野的存在跟孩子們講講荒野的故事,哪怕花費時間找故事……

荒野是我們的財富和家園,也是我們留給子孫后代最好的禮物。

新媒體編輯:袁歡

文學照亮生活

網站:wxb.whb.cn

原標題:《沿著一部筆記“上山”,找尋人生中的一片山林》

閱讀原文

責任編輯:

上一篇:

下一篇:

關于我們

大洼新聞網是領先的新聞資訊平臺,匯集美食文化、綜藝娛樂、國際資訊、房產家居、商旅生涯、教育科研、等多方面權威信息

版權信息

大洼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允許不可復制本站鏡像,本站文章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郵件舉報!

qq群成员怎么接龙